沉迷凹凸的女汉子

我是沉迷凹凸/第五人格/阴阳师无法自拔的香港人(*°ω°*)ノ"小学生文笔的写手,杂食党主吃all金和雷安雷,大家叫我做黑魂好了,文都是在BCY那里搬过来的,放心,不是盗文,文是自已写的

呜哇哇!!!!我在bcy的账号居然不见了!!!!QWQ

想拿回来了又不行!我该怎么办啊!!

我又不小心手残把它给删了!?重新弄一个账号它又说需要大陸的手机号码,我一个香港人怎么会有大陸的手机号啊!?

我已经失去梦想了_(:з」∠)_

@万年老咸鱼@不是柳知叶是咸鱼 可以帮我跟粉丝说吗?不可以也行,我自已试试看想办法。

我...好像穿越到凹凸世界了...(7/番外)

#时间线跳到凹凸大赛,金刚来几天的时候

#全員旧设,不喜勿喷

#严重ooc

上一篇:
http://dengzhiqing.lofter.com/post/1ebe247b_12b0e449

“好了,这样这样应该够了吧?”我从嚎哭地穴里走出來,看了看自已刷了多少分,然后很满意的走掉。

走着走着我就看到安迷修在前面刷怪,我马上走过去和他打招呼

“安哥,早安!”安迷修看了看我然后点点头就转身走掉了。

唉?安哥今天心情不好吗??嗯...算了,我也不管那么多,就到处走走,然后就听到有人叫我。

“唉?老大,那是优吗?”我头上的呆毛动了一下,我转頭一看。

woc雷狮海盗团?!嗯…等等,雷总的头巾是不是有“JIA”三个字,那不是旧设的头巾吗?

“哦,还真的是她,好久不见了,优”

woc雷总你居然不叫我做鶸,你肯定是假的吧!!

我笑了笑,看向他們説:“好久不见了,雷......布伦达”幸好我还记得他們旧设的名字,不然我应该会被捶死吧...…等等,如果这是旧设的雷总的话,那刚才那个不就是旧设的安哥了吗?!我突然想搞事了

跟旧设的雷总他聊了一会去找金和格瑞他們,想看看金他們有没有变成旧设,妈的,这个地方也太大了吧?!我找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他们。

嗯...好吧,在意料之中,格瑞身边多了很多小星星,金就变了二代格瑞了,就连衣服都变了旧(情)设(侣)了(装)而紫堂和凯莉都不知去哪了。

我在离他们不太远的距离盯着他们一会,他們马上注意到我的视线,看了过来。

“哦,原来是优啊!还以为是谁呢!”金看到我就马上走过来和我打招呼,而格瑞就带着小星星走过来。

emmm…好吧,金你除了气场变攻了之外都几乎没有变,而格瑞就…嗯...我表示旧设格瑞救不了...

我又和他们聊了一会就出发去找旧设的红绿灯三人组。

好吧,我又找了好几个小时了,我也快准备放弃,坐在凹凸大厅吃饭的时候,我居然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到他正向我这边走过来,好巧不巧的还给我碰到雷总、卡卡、安哥、格瑞和金,他們好像也看到我,几乎是同时间停下的,然后在我面前形成一个正方形。

我好像还闻到一股火药味,是错觉的吧,我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嗨,真巧啊”

他们同时看过来说:“你好”然后就走掉了...才怪,他們当然不会只说一句你好就走掉的,對话如下:

安哥看了过来微微点头说“嗯...你好”然后就坐在附近吃饭

雷狮看着我几秒说“...下次你别再吃这种快餐了,对身体不好的”

假的罗斯看了看我冷笑一声说!“哼,渣渣,我居然在这里碰到你,真不幸运,还有把你的汉堡给我”他一伸手过来,我马上把汉堡递给他(等等,这是现设吧!?

格瑞看了看我手上的食物,挑了挑眉说“你吃这种食物,还不如我煮给你吃吧?”

金毫不犹豫的坐在我旁边一边看着我吃一边和我聊天

而其他三人(卡卡,雷德和变黑了的祖玛)只是和我点点头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和我聊天,这种日子过了两天左右他們就回复正常了,我知道他们全都回復正常之后,我表示其他人回复正常没关系!但还我布伦达和安哥啊!!!!!

还有说好的搞事呢?!?!

我...好像穿越到凹凸世界了...(6)

#有ooc

上一篇:http://dengzhiqing.lofter.com/post/1ebe247b_12afc9f2

好吧,虽说是煮饭但也只是在煮粥而已,不是因为我喜欢吃粥而是它容易煮和方便用来喂人,没错我只是贪方便┑( ̄Д  ̄)┍

煮完粥之后也一样,去格瑞房间喂他,我感觉手都快要断了,其实之后那十几天的行程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不样的只有金带来的玩具、我帮格瑞换绷带、格瑞已经可以走路了和我被人发现我是女生了。

在中午吃完饭(粥)的时候,我看格瑞的绷带也差不多要换新的,所以我二话不说就去拿药和绷带。

再走格瑞旁边说“脱衣服,我要帮你涂药和换绷带”顺便吃个豆腐,我看格瑞犹豫了好几秒才回应我

“……嗯”

可能因为格瑞不知道我是女生,所以就很轻易就给我帮他换绷带,他脱下衣服的那一瞬间,我的内心又开始刷屏了,woc格瑞大神你的肌肉真棒!!好想摸啊!!!不对,我等一下不就可以摸了嗎?!我突然有点感谢那只怪物了

...刷到这,头上的呆毛又动了动,格瑞看了看我的呆毛,看了几秒就不看,看到格瑞看了我几秒马上回过神,坐在他前面帮他拆绷带和涂药,在帮他涂药的时候我故意在格瑞的肌肉上摸多几下。

嗯...手感真好(ಡωಡ)

在帮格瑞用绷带包紮的时候,金就拿着一盒东西冲了进来说:“优!格瑞!一起玩吧!啊...我又打扰了嗎?”

“...没有,金你等一会吧”看到金来了,就加快帮格瑞包紮的速度。

“嗯,好了”我把药和绷带放在格瑞旁边的柜子上,再问金:“金,今天玩什么?”

“扑克牌!”连扑克牌也有...二次元真厉害,不知道玩法会不会也一样呢?“优,格瑞你们有玩过潜乌龟和盖棉被嗎?”哇,还真的一样唉。

“我有玩过”

“....没有”

“格瑞你没玩过?”金很好奇的看向格瑞

“...嗯”

“没关系!我來教你!”金一脸‘交给我吧!’的表情

“格瑞,潜乌龟和盖棉被就是...(省略一千字)”我在金教格瑞的时候开始洗牌了还开始玩各种花式,等金说完之后,他们才注意到我在玩花式洗牌

“哇!优你好厉害哦!”

“嗯?是嗎?”一听到金在称赞我,头上的呆毛又动了动

“嗯!可以来一次吗?”金开始发动卖萌攻击

“嗯,可以哦”说完我就把我刚才玩的花式都表演出来,金和格瑞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等我表演完之后,他們俩都在拍手

“哇!你好厉害哦!优,你可以教我嗎?”金又开始他的卖萌攻击

“嗯,可以哦,就明天吧?”

“嗯!说好了哦!”

“嗯,我不会反口的,好了,开始玩吧?”

“嗯!”我们一玩就玩了好几个回合,但基本上都是金和格瑞输的,不得不说我在这方面的运气也是挺好的,然后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唉,下个回合谁输了就来一个真心话大冒险,好吗?”

“嗯,好啊!”金果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我看向格瑞,格瑞也点头说好。

下回合开始了,我看向我牌发现成对的是意外的少,连“乌龟”都在我这。

我今次死定了...因为每当他们把手放在“乌龟”上,我该死的呆毛就会动一下。

然后不出意料之外,果然是我输,心里暗叹了口气说:“我選真心话”空气沉默了一会。

格瑞就开口问:“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不知道格瑞是不是想不到要问什么问题才问这个的,不过算了,反正迟早到会被发现的吧

“女的”

“不会吧?!优你是女生?!”金和格瑞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先不说金,连格瑞都是这个反应看来他还真的是随便想的

“是啊,你们不知道?”虽然我早就猜到你们不知道我是女生的事

“呃...真的不知道,因为你的样子太像男生了”格瑞在旁边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嘛,反正我是没关系的,现在你们知道就好了”

“嗯,也对!”

“好了,还要继续吗?”我看了看窗户再看向金

“不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金站了起来对我们挥挥手说:“拜拜!明天见!”

我也向金挥了挥手,金之后就跑走了,我也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望向格瑞问:“今天你想吃什么?”

“随便。”

“哦,好吧”说完就出去煮饭了

我...好像穿越到凹凸世界了...(5)

#有ooc

上一篇:
http://dengzhiqing.lofter.com/post/1ebe247b_12ae8c6c

出去之后就想著要煮什么,因为考虑到格瑞的手可能不太方便用来吃饭所以决定煮粥。
替格瑞和自己煮完粥后就回去格瑞的房间,把粥放在格瑞旁边的柜子上,格瑞就伸手去拿,我用轻力拍打他的手说:“拿什么?如果你手的伤口裂开了,那怎么办?你不想再躺几天的话就坐在这,我喂你”

“…那你呢?…还有泰师父呢…?”

“你别跟我说你忘我是用双剑的,我左右手都可以用,怕什么?还有泰师父去了别的星球買药给你,来,张嘴”我看着格瑞一脸不愿意的表情看着我。

我挑了挑眉又说句:“看什么看?你不能动就是不能动,快吃”我边吃边看着他,过了一会他终于放弃挣扎,张嘴吃下去,就这样来回几个回合后。

金的声音又从门口那边传来“优~你在吗?”

“我在,金你进来吧”

“好的!打扰了!”我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来回应金,我没想到金居然听得到,然后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听得出金是跑过来的,我一转头就看到金拿着一袋东西打开门。

“优,格瑞醒了嗎?啊......我是不是打扰你們了?”

“...没有,你来的正好”我放下勺子,甩了甩手。

指着格瑞说:“金,你来喂他”

“嗯!知道了!包在我身上吧!”金放下那袋东西,走过来,我把碗递给金,金坐在我旁边对着格瑞说:“来,啊~”格瑞又挣扎了几秒,然后就张嘴吃了。

嗯...来人,给我来一打墨镜。

我边吃边看着这对老夫老妻放闪光弹(?)心里又开始刷屏了,頭上的呆毛动了一动,金和格瑞好像注意到什么不约而同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吗?”我微歪頭看着他们,頭上的呆毛也跟着做了一个问号的形状,而回应我的只有沉默,我看了看发现他们都是盯着我的頭上。

“...???”我摸了摸我的头才发现他们是在看我的呆毛,对哦,我的人设里是有一根会动的呆毛。

算了,我装傻好了,反正设定里也是写我不知道有这根呆毛的存在。

“…??所以你们是在看什么啊?我头上有什么啊?”

“呃...”金看了看格瑞,格瑞又看了看金,我发现他们是在用眼神来对話,哇,你们真厉害,你们才认识了不夠四天,什么时候熟到可以用眼神来对话的?!

“没...没什么”金有点心虚的说,金和格瑞可能以为我不知道头上有根呆毛所以才不告诉我。

我看他们都吃完了,我就把两个碗拿出去,原本金是想帮忙的,但我说:“你会在这里陪格瑞吧”就去厨房刷碗了。

你们俩就慢慢培养感情吧,喝喜酒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哦!虽然不知道我还在不在就是了哈哈。

呆毛又开始晃来晃去了,刷完碗回去,一打开门就看到金和格瑞在玩抽木条...…等等...…我没看错吧?抽木条?!三次元的东西这里也有?!算了,反正二次元什么都会有可能的,我一脸平淡的走到金的旁边説:“在玩什么了”

“抽木条!我带来的!”

“哦,那下一回合加上我吧”

“嗯!”我坐在金的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们玩,等了一会,金输了还一脸不甘心的样子的说:“再来一次!”金这个举动令我想起我妹,那个可以令人讨厌又可以令人疼爱她的一个小恶魔。

我不自觉的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说:“嗯,这次加上我”

我重新再整理一次,整理好了之后说:“谁先开始?……你们又看着我干嘛?”我一抬起头就看到他们正在盯着我的脸看。

“优,你多笑一点不好吗?很好看啊!”

“笑?我刚才有笑吗?”

“嗯!是一个超温柔的笑容哦!”

“是嗎...可能是金你让我想到我妹妹才会这样的吧”

“你妹妹?你有妹妹?”

“嗯...只是她不在这里而已(只是在别的次元而已)”

“哦...抱歉”

“没关系”我露出一个有点失落又不失温柔的笑容“我们继续玩吧”

“嗯!”

我们玩了好几个回合,基本上不是我输就是金输,直到黄昏,金才説要回去了,我站在门口挥着手目送他回去,等他走远,我伸了个懒腰慢慢走回去,准备煮饭。

我...好像穿越到凹凸世界了...(4)

#有ooc

上一篇:
http://dengzhiqing.lofter.com/post/1ebe247b_12aca014

“那…我也来帮忙吧”一说完马上摆出准备动作。

泰师父抱歉了,看来你又要帮我们包紮了,想到这就看到格瑞冲了上去,自己也跟着上去了,我跑去后面,而格瑞就在前面,前后夹击。

我先跳上去攻击牠后颈,靠着格瑞教我的剑法来攻击,顺便在脑袋里思考着有什么剑技可以用,但一个不小心被牠打到手和脚,但幸好伤口不深,我和格瑞攻击了一会。

“吼!!!”牠突然叫了起来,应该是格瑞击中牠的弱点吧?

但我看到牠的前臂用力往下挥下去,我担心格瑞会有事就马上冲了过去格瑞那边。

“格瑞?!!!”我看到的格瑞正在躺在地上,双手和双脚都有伤口,头部还有一点血。

格瑞你的主角光环去哪了?!等等重点不是这个吧?!

“很好,我生气了...”我写在设定里用来开挂的白狐一族的力量被激发,银白色的兽耳和兽尾都露出来,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那只怪物。

我看到牠好像想逃跑一样就栏着牠说:“你伤了我的人(朋友),就别想跑。”

我用最快的速度殺了牠,然后收回耳朵和尾巴,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格瑞,跑回去。

“泰师父!!格瑞他!”

“你快过来把他放在床上!快!”

“是!”我马上把格瑞放在床上,泰师父马上帮格瑞包紮,虽然我手和脚都有伤,但没有格瑞那样严重。

我坐在一旁,看着泰师父帮格瑞包紮,等他包紮完就到我了,在泰师父帮我包紮时问了我一些东西。

“看来格瑞这一个月都不能活动了,啊对了,优,你和格瑞为什么会弄到这样?那只怪物现在死了嗎?还有你是白狐吗?”

“...?!”听到白狐这两字,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忍着慌张,一脸冷静的问:“…你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你身上有白狐一族的气息,你是其中一个的生还者?”

“嗯...既然被发现了我就不必再瞒下去了”我一五一十说清楚,包括自己是白狐的事情,虽然这都是跟着自己写的设定来说。

“哦,原来如此,你逃了出來之后,就被xx孤儿院收留了,但你躺街上那天是因为那间孤儿院被人收賣了,而你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就到处流浪,然后饿晕了,是嗎?”

“嗯...”

“然后你的力量是因为格瑞而激发的?”

“嗯...”

“懂了,你放心吧,我不會因为你是白狐就把你扔掉的,你当我是什么人啊”泰师父笑笑口的摸我的頭。

真温柔...

“谢谢”

“谢什么?你是我徒弟就是我的家人,难道有人会把自己的家人扔掉吗?就算有,但我不是那种人,明白了吗?”

“嗯...还有抱歉,我们没有听你的话”

“哦,原来你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们都忘了,算了,今天的事就把当一个教训好的,等格瑞醒了顺便再你替我说吧,好吗?”

“知道了”我点点头。

“咕噜咕噜~”是从我的肚子传出来的声音。

“呃....”我有一点脸红的低下头,然后听到一阵笑声。

“噗哈哈,饿了吧?你在这等等吧,我去煮饭”

“嗯”看到泰师父离开了,就坐在格瑞旁边,看着他,想他快点醒来。

吃完饭泰师父跟我说:“优,我等一会要出去别的星球買药,你留在家看着格瑞,可以吗?”

“嗯,路上小心”当泰师父走了没久,金就來我们了。

“优~格瑞~你们在吗?”听到金的声音,就过去开门。

“金?”

“优,你好!格瑞呢?”哇,金,你一来就是找格瑞果然是老夫老妻虽然才认识了一天。

“他在里面养伤。”

“格瑞受伤了?!”

金...我也受伤了,绷带绑在那么明显的地方你也注意不到,你真厉害。

“嗯,我带你去看看他吧”

“嗯!”金跟着我後面,我带金去到格瑞旁边,我看到金的表情是一脸‘快起来吧,你醒了我们之后我们一起玩吧’

看到金这个表情受不了心疼,在心里暗叹了口气説:“金,你等一,两天他就会醒,到时候我们会陪你玩的,而今天我陪你玩吧。”

“真的吗?!但优你不是都受伤了吗?”

金原来你是看到的啊?!哇哇哇好开心啊!!死而无憾了!!!!

“皮外伤而已,不是很严重。”

“真的吗?”

“嗯”

“那走吧!”一説完金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嗯,金你在门口等一等我可以吗?我想写一些东西,免得格瑞醒了,却找不到我们”说完就去拿纸和笔。

“哦!知道了!”金就跑到门口等我,我开始写的时候发现有一样东西挺有趣的,就是我无论写什么它都会自动变成凹凸文,而且我也看得懂,所以说二次元的设定就是强大,我一写完就去门口找金

“久等了,我们要玩什么?”

“捉迷藏!”

“嗯”对话结束,才怪,在去森林的途中金一直都在説話,而我当他每说完一句话我都会一个字来回应他,那个字就是“嗯。”

之后我和金就玩了一整天,到黄昏的时候他才说:“优,我是时候回去了,明天再玩吧!”

“嗯,那一起回去吧”

“嗯!”回去之后,我又去格瑞房间看看他醒了没有。

“...还没醒...大哥,你可以快点醒来吗?”当然说完这句格瑞是没有反应的。

“哈哈...我真傻...算了,去煮个饭吃吧”说完就去煮饭了。

然后这种日子持续了两天,到第三天格瑞终于醒来了“...优?”我感觉有人叫我,所以我立刻弹了起来。

“嗯...格瑞?!”看到格瑞好像被我突然抬起头的举动吓倒了。

“...终于醒了嗎?”

“嗯...我睡了多少天?”

“加上今天的话已经是第三天了...”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再望向格瑞。

“饿了嗎?”

“嗯”

“那你等一会吧”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泰师父叫我説的事情。

“啊对了,泰师父叫我跟你说你在这一个月都不能活动和练习”一听到不能练习格瑞很明显的抖了一下。

“还有今次的事就把它当成一个教训,如果下次再遇到比我们强的怪物的话就不要再硬碰硬了,因为人没了就是没了,以上都是泰师父叫我跟你说的。”哇,格瑞脸上的表情真精彩,因为觉得自己快要笑出声了,所以马上出去煮饭了。


























我...好像穿越到凹凸世界了...(3)

 #有ooc

#对话较多

上一篇:
http://dengzhiqing.lofter.com/post/1ebe247b_12aadbba

早上一吃完飯,就去练习了,练习了一會泰师父就叫我去拿武器。

“优,你过来一下”

“嗯?怎么了?”

“叫你过来试一下武器”

我听到可以试武器,就眼前一亮,马上冲上去,一臉‘武器呢?我的剑呢??’

“别急嘛,来,试试看”师父把跟安哥的冷熱流差不多的木剑给了我。

“谢谢师父!”

“不用谢,我已经叫了格瑞教你了,快去找他吧”

“是!”说完后立刻跑去找格瑞教我。

“格瑞可以教我用吗?”

格瑞停下了手的动作,望向我。

“嗯...”

这一天格瑞都是在教我用剑的基本功

“其实二刀和一刀的剑术都差不多,只是剑技不同,用双剑的力气与剑术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我非常认真地听着,平常上课都没那么认真的。

“剑术有28种剑法,我现在教你最基本的四种剑法,击、刺、格和洗,我们都称为四母剑,击是指....(以下略过一千字)”格瑞边教边看着我做得对不对,我在二次元的学习能力异常的好,看着格瑞做了一,两次就学会了,但还是会有做错的时候,然后这一整天都是在学《四母剑》

     一吃完饭,洗完澡我想也不想立刻回房扒在床上睡觉,隔天格瑞开始教我28种的剑法。

《劈、刺、点、崩、击、提、挑、斩、截、托、按、挂、削、撩、挽、穿、压、云、抹、架、扫、带、抽、拦、捧、推、搓、绞》当格瑞将这28种的剑法说出來的时候,我内心马上吐槽‘哇,md真多,看来要学好久了( '▿ ' )’

想到这格瑞又开始説:“因为你之前学了4种所以你只需要学24种剑法,今天先教你劈和点吧”格瑞一说完就开始教我和做一,两遍给我看,就这样学了一个月左右吧。

     ‘…推、搓、绞’我把28种剑法都做了两遍,左手一遍右手一遍“嗯,很好,基本功都教完了就下来你自已发掘一些属于你自己的剑技吧,加油”

“嗯,谢谢”

“不用,我只是把师父叫我教你的东西教一遍而已”说完之后泰师父叫我们回房间收拾行李。

“泰师父,我们要去哪?”

“去登格鲁星15矿区那边的,我们会搬去住一段时间”

‘登格鲁星?!小天使金那里?!’我一听到登格鲁星马上想到金。

内心疯狂刷屏,哇哇哇金!我来找你了!!!你要等我啊啊!!!冷静下来後,忍着兴奋又问:“什么时候出发?”

“嗯...今天下午”“哦,知道了”问完後我马上回房间收拾行李。

我们收拾完行李之后,就去到一个类似机场的地方但里面都大型飞船‘哇塞,这个地方比我们香港的机场还要大...’

虽然内心是目瞪口呆但外表是无表情的好像来过一样,但眼睛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左看看,右看看。

“优,你没来过这里吗?”泰师父看我到处看像是没来过就问我。

“嗯…我是第一次来的”

“嘛,也不奇怪”对話完毕,嗯,真短。

我们上了船之后我发现里面真特么大,也有很多东西,有饮品机、类似餐厅的地方、桌球桌等等的设备,等等....我没眼花吧??餐厅??桌球桌???哇,大的夸张。

但我觉得最好的地方是这艘飞船是几乎没人!!如果是平常的話我早在这里跑来跑去但现在的我是忍耐力超高的!目无表情的看着这艘大的夸张的飞船,慢慢的去找位置坐,然后看风景,内心如常在刷屏。

过了一天终于到了登格鲁星了,想不到格瑞的星球离登格鲁星是那么远的,现在都已经是上午6-7点了,下了飞船之后第一个感想就是‘哇,虽然我是知道登格鲁星是一个比较穷的星球但我真的想不到这里工作的人是有大有小’

我看到最小都有10岁左右,我边跟着泰师父他边去寻找金天使的身影,走着走着,走到一间挺残旧的两层小屋,我盯着它一会转頭跟格瑞说:“你去客厅,我去顶楼”

我丟下这句話就上去顶楼开始清洁和修复一下屋顶,我在一个上午就弄好了,也刚好可以吃饭了,我一下楼就看到一个把每个角落都擦得一尘不染的格瑞...你是兵长吗?算了不管了,先吃饭吧。

坐下吃饭吃到一半泰师父就跟我们说:“在这里附近有一个森林,里面至少都有40至50只的怪物,你们可以去那里去打怪,训练自己,还有如果你们看到自己打不过的怪物的话一定要逃跑,不要硬碰硬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

“嗯”我和格瑞都在泰师父说话途中开吃的,他说完,我们就刚好吃完。

“好,那你们休息一会就去吧”

“是”我和格瑞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不约而同的看着对方几秒,然后就各自各的离开去拿武器准备,过了几分钟后,我和格瑞一起出去时刚好看到金

“嗯?你们新来的?我怎么没看过你们啊?”

woc是金天使啊!!!!我终于看到你了!!!好可爱啊!!!!我冷静下来,忍下兴奋说:“你好,我是优,他是格瑞,我们是刚刚搬过来的,打算在这里长住”看格瑞完全没有要说出自已名字就顺便替他说。格瑞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收回眼神

金又接着说:“那我可以找你們玩吗?”

“嗯...可”

“等有时间再说吧,走吧...”

当我想说‘可以吧’的时候就被他砍断了,看着格瑞开始越走越远,准备跑过去的时候不忘跟金挥手说:“再见”

“嗯,再见!”听到金说了再见后才跑上去,继续跟着格瑞后面。

“我们不会有时间吧?”

“嗯”虽然是有点失望,但当我们其中一个受了伤的話不就有时间了吗?算了算了,别乌鸦嘴了,走到一半格瑞突然停了下来,幸好我注意得快不然就会撞到格瑞了。

我疑惑的看了看前面,发现前面有一只我们肯定打不过的大BOSS,喂喂,等一下我们连小怪都没打,就来了只大BOSS?!作者你别耍我了。

“呃...格瑞,我们去别的地方打吧...这一只我们肯定打过的”

“肯定?为什么你那么肯定?不試过又怎么知道呢?”说完这句话后格瑞就做出准备动作,抱歉格瑞,我真不应该説刚刚那句话的...看来不是某人受伤,而是两人一起受伤

“那...我也来帮忙吧。”








我...好像穿越到凹凸世界了...(2)

#有ooc

上一篇:http://dengzhiqing.lofter.com/post/1ebe247b_12a9b238

“…那要试试看嗎?”

“嗯...”哇哇哇格瑞你是在跟我下戰书吗?!惨了,为什么我會觉得会被打到半死的。

虽然是这样想但身体下意识地做出準備动作,心里开始想他會往哪了攻击,双方都準备好了之后,我看了看格瑞,看到他完全没有想先攻过来的想法,那先下手为强,自已马上冲了上去开始攻击。

游戏开始。

我冲上去瞄准他的手来攻击,因为我真的不想和他的木制原谅刀烈斩硬碰硬,格瑞好像看出我想做什么,馬上避开,不让我打到他的手,我忍不住“啧”了一声,脑袋里疯狂想策略,做假动作、找一些东西跟他硬碰硬什么的,等等,有了!

想到这里我又冲了上去,格瑞以为我又攻击他的手,做出防备动作,我轻轻一笑,在差几厘米的距离我假装要攻击,他很自然的躲开再用烈斩横扫过来,上钩了!我立即弯下腰躲开他的攻击 ,再拿起地上的沙子,往他的眼睛丢过去。

“?!”他馬上用烈斩擋着眼睛避免有沙進眼,我用手刀向他的手腕劈下去。

“嘶...”他倒吸一口气,我看到格瑞拿着烈斩的手松了一不少,馬上把烈斩踢高,我再跳起接住烈斩,再把格瑞壓在地上把剑放在他的脖子上。

“勝負已分!”泰师父开口说道。

聽到泰师父这样说,我從格瑞身上站了起来,等格瑞站了起来後,我盯着他说:“....你刚才放了水了吧?以你的实力应该没那么少吧?”

“...我没放水,我只是太大意而已”

“...是哦,對了你最好看看你的手,我刚才那个力度你的手可能已经青了或肿了一塊吧...还有...抱歉”最后那句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格瑞也听到了,格瑞疑惑地看着我,我以为他听不到我说的那句话才这样看我的,所以我看了他一眼表示没什么。

然后转身离开,把包紮用的药物和冰给了泰师父,泰师父懂了我的意思然后摸了摸我的头就替我去帮格瑞包紮了。

我回房之后馬上扒在床上,思考人生中。

呜哇哇哇我干吗劈那么大力啊啊!!好心疼啊啊!!格瑞原谅我吧!!!经过了一段思考人生的时间后,想起了自已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下意识的说了句:“...我會不會突然被传送(?)回去呢?毕竟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真不想回去...”说完没多久

“咚咚”两下的敲门声响起把我从一堆负面思想中拉了出来

“...?!”

“优,出来吃飯”是格瑞的声音。

“好...好的,我马上出来”我准备出去的时候心里又涌出不安的情绪。

刚才我不小心说出口的话他有听到吗?如果被他們发现了怎么办...

各种负面想法慢慢从心里涌上来,我忍着这种不安感走到餐桌前吃飯,但不安的情绪疯狂的从心里涌出,手微微颤抖

“优,你没事吧?”

我带着不安的表情望向一脸担心看着我的泰师父说:“没…我没事,谢谢关心”说完后马上低头继续吃飯。

泰师父看到我这样不禁的摇了摇头,然后望向格瑞用眼神来问他‘格瑞你知道优他怎么了吗?’

格瑞看到泰师父看他的眼神,用眼神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了...”我一吃饱就丟下这两句然后用不快不慢的速度走回房。

(现在是深夜12:00)

我等大家睡了之后,我见这个星球没什么怪物所以偷偷跑了出去附近的森林里吹吹风,我走到一条小河的旁边坐下,把手伸進去水里。

“真舒服...”把手收回来後,再把河水当镜子来看看自己的样子

‘哈哈,真像男生,我怀疑格瑞是不是把我当成男生了’看完自己的样子後再看看周围。

我第一个感想就是,二次元真是强大,明明深夜又没有街灯,但周围就像被灯照住一样,可以清楚的看到有什么东西在,我发了一会呆。

然后听到格瑞在后面说:“那么晚,你在这里干嘛?”

“格瑞?”我转身看过去,看到格瑞拿着烈斩站在离我不太远的位置。

看到格瑞又拿着烈斩,我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要不是你在吃飯的时候放下它,我真的会以为是不是有什么把你和烈斩连在一起’

“呃....没什么,我只是来吹风的,马上回去“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然后跟着格瑞走回家。

“话说格瑞你为什么会这啊?”

“没,睡不着就出来散个步,走着走着就看到你了。”

“哦”见格瑞没有说晚上我自言自语的事,看来他是听不到吧,到家了后我跟格瑞说了句:“晚安”

“嗯,晚安。”

我就回房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我...好像穿越到凹凸世界了...(1)

#有ooc,不喜勿喷

女主人设:

(因为是前传所以身高和年龄都会下降)

性名:优

性别:女

身高:161.5

年龄:15

体重:90斤

种族:已经被灭族的白狐一族

外表:从白逐渐变成黑的发色,异色瞳(左蓝右黄,冷熱流的颜色)皮肤挺白的,还有一根会随著心情变化而去晃动的呆毛

性格:外冷内熱,面瘫无口,是一个不喜欢穿裙子的女生

   剛洗完澡的我,馬上趴在床上開手机看贺文和贺图,一脸超兴奋的刷屏,格瑞大男神生日快乐啊啊啊啊,话说明天就是丹尼尔的生日了,提早画贺图吧,顺便画个人設吧~

   “好....了!嗯!超完美的!”看着自己的画作满足的笑了笑然后继续看各种文章和B站,内心又开始刷屏了,神仙画手书啊啊啊啊!!哇哇哇好想穿越到凹凸世界啊啊啊啊!雷总带我去吧!!

“....唉…算了...反正明天醒来也是一样的...”一站起来眼前一黑以为又貧血了,没多管走了几步就晕倒了。

emmm....不會真的會穿越吧?这是失去意识前想到的

 一醒来后馬上弹起来看看自已是不是真的穿越了,看到熟悉的画风後又忍不住刷屏了,woc!我真的穿越了!!!!!!好爽啊!!!雷总你真的把我带到凹凸世界了!!!!!好感谢你啊!!!哈哈哈哈!!!冷静下来後开始覺得不对劲,看了看四周。

话说这里是哪里啊?小屋?我该不会被绑架了吧?嗯...出去看看吧?一出去就看到一個超熟悉的身影,等等这个不就是今天生日的格瑞大人嗎!!!话说我不太會说普通话的,可以沟通吗?我一边盯着他一边刷屏,格瑞好像注意到我了,看了过来對我点点头

“你…你好”忍着心里的兴奋對他点点头。

“请问这里是哪里?”我说完之後发现格瑞的视线是看着我的背后的,我一转身就看到一个高我好几个頭的男人正在看着我。

“你好…”我抬头對他说,这是格瑞的师父吗?比我想像中的還年轻啊。

“你好,你的身体没事了吗?”

“嗯…没什么大不了”

“那好了,我在街道上看到你倒下了,所以就把你带回来了,對了,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有家…”我底下頭

“这样啊…格瑞,你不介意多一個人吧?”泰师父的视线转向格瑞的身上

“…不介意”我聽到之後馬上望向泰师父,只见他笑笑口對我说“那你不介意做我徒弟吗?”

我眼睛一亮説“我不介意”

“那就好,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优…請多多指教了”我向他們鞠了个躬

“彼此彼此,优,你叫我泰师父好了”

“是的”

“…格瑞”说这里我又忍不住刷屏了,我的普通话超好的!完全没有香港的口音啊!二次元的设定就是强大!

    “對了,优你也应该饿了吧?”“嗯,刚好饿了”“嗯,我这刚好可以吃饭了,跟我来吧”“嗯…”我跟上去之前看了看後面果然可以看到格瑞拿着一把大刀跟着走,避免跟他對上视线,看了一眼就继续看前面

坐下之前开始吃饭,吃了一口“好吃…”

“那就好,我还怕会的不合你的胃口呢”

“不会…”然后在这段时间格瑞几乎没说过话,看来金不在你真的不會说话啊,格瑞吃完饭后休息一會再去练刀,我看到他准备去练习就跟着他,看着他练刀,顺便刷个好感度,但我怎么刷也是低过金的吧,看着格瑞练刀突然想起优这个人設是很擅长体术和剑术。

嗯…体术我在香港是学跆拳道所以暂时应该不用学,想好之后就去找泰师父了

“泰师父,可以教我剑术嗎?”

“优你想学?”

“嗯…我想学二刀流”

“嗯,可以,你等我一天我去给你做武器”

“谢谢泰师父!”然后我继续去看格瑞练剑,但我的视线却放在在格瑞附近像是用来练体术的木头(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我走了过去,格瑞停下手上的动作有点疑惑地看着我,连泰师父也走了出来刚好也看到我,他们都静静的看着我,我没注意到他們的视线,走到那个木头下,看着它一會,深呼吸然后把我心里的情绪都发泄出去。

      當我发泄完了,再看看被我打到伤痕累累的木头,松了一口气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望向后面看到的画面是泰师父和格瑞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一脸懵逼的望向他們,突然想起我没有跟他們说过我学体术。

“优,你学过体术?”泰师父最先回过神,再问我

“嗯…在孤儿院的時候学的”

“…你这个程度都可以和格瑞打一次了”

我愣了一下,马上回过神说:“真的吗!?”

格瑞望向我说:“…要试试看吗?”

“嗯…”